博客年龄:7年10个月
访问:?
文章:159篇

个人描述

攀登使得我们更加认清生命中那些本质的要素。在所有攀登所传载的人类价值中,生是最高的价值。死亡永远都是失败!死亡不能被奖励,至多是吊唁。

暗夜迷墙(二)

2009-10-18 11:45 阅读(?)评论(0)

 <<户外探险>>约稿   文图/华仔 独步苍茫  

攀登过程 

   登山线路示意图

1525 越野车把我们三人送到了岗则吾结的冰川前,车再也上不去了。从这里开始了我们2009岗则吾结的攀登。经历了那么多的艰辛,终于可以开始攀登了,三人心情都很好。我们清理自己的装备,把一些备用的装备放在装备桶里留在卸车点。观察冰川的情况,发现冰川西面即2008KAILES登山队所攀登的那个卫峰与冰川西侧的冰碛堤形成的一个没有积雪的山谷和冰川是平行的,距离非常近,于是决定从这个山谷开始攀登,到顶后再切到冰川上,进而接近主峰。大家都背负着很重的攀登装备,袁纬为了让老独能在以后的先锋攀登中尽可能多地储备点体力,拒绝了分摊背负营地装备的提议,一个人背负了自己的个人装备以及全部的营地装备和食品燃料等东西。沉重的负重压得他步履缓慢,都是一帮老哥们了,都为队伍和别人考虑得更多。沿着这条碎石山谷攀登着,路上还有两个巨大的牛头骨。一个多小时后,老独先期到达了山谷顶端,从这可以切到冰川上,岗则吾结清晰地屹立在眼前。队员都陆续到达后,老独决定,从这就要开始换上冰川行进的装备了,看着近在咫尺的岗则吾结峰,决定就在这扎营,可后来才发现,要从这走到冰川下还需要很多的时间。

从下车点往BC(大本营)攀登线路示意图

     营地建立在一个小山梁上的凹地里,脚下10来米就是冰川了,这儿比较避风,周围又有积雪可以取用来烧水,在雪地上赫然还有一串雪鸡的脚印,以及一串碗口大小的熊掌脚印。晚餐很丰盛,一路上袁纬总是变着方儿地把有限的材料做成美味的食物给大家吃。晚上三人拥挤在狭小的两人帐篷里,抽着烟、聊山、聊女人、聊登山的故事…… 帐篷外微微有点风,皎洁的月光把山峰和冰川都照得雪亮,多好的天气啊,大家都卯足了劲,明天就可以开始正式的攀登了。

2009105日清晨,由于前几天的劳累,起床比较晚,大熊给大家做好早餐后我和老独才不情愿地钻出睡袋,吃过早餐后,大家开始整理自己的装备,大熊才发现他带来的冰爪无法安装到他的高山靴上,这是个致命的问题,如果冰爪无法稳固地安装,那在后面的冰壁攀登上将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大家帮着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最后袁纬不得不作出个决定:他放弃攀登,留守大本营。由于只有一个帐篷,我们决定把帐篷留给了他,当时觉得攀登这个山也就一天的时间而已,乐观地以为当天可以完成登顶并返回大本营,为了防止意外,我们决定还是带上睡袋,以备万一因为意外无法返回大本营的时候,可以临时露营。临走的时候还抓了把雪铲固定在背包上。

从BC位置遥望主峰及西壁

                                         向西壁进发

 

我和老独做好结组开始向主峰的西壁前进,当我们翻过营地前的冰川后,才发现前面还是漫长的冰川雪斗区。好容易走到了头,站在西壁那个巨大的“冰壁”前,我们开始向上攀登,这时候已经知道时间不够用了,我们计划中是把这个冰壁分为两段的,一条裂缝几乎水平地把这个冰壁分成了上下两段,但当我们踏上冰壁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下面这段并不是冰,而是松软的积雪,越往上攀登,积雪越深,到后来近乎齐腰深了,完全无法前进了。在我们攀登线路的左侧,可以看到有个冰壁垮塌形成的巨大冰洞,在山脚下有些冰崩的堆积物。我们商量,要不我们今天就攀登到那个冰洞里过夜,明天再继续攀登。下午1800左右,我们仍然无法到达那个冰洞,看起来还很遥远。上到5300多米的时候,我们已在深雪里无法前进,而且横切过去还怕引起雪崩.

老独提出建议下撤,下撤回到原计划的攀登线路后,我们开始在雪坡上挖雪洞避难所,大约用了两个小时,我们挖出一个可以容纳两个人坐和躺下睡觉的雪洞避难所。我不停念叨着,花了两个小时,如果我们坚持的话,说不定都到了那个冰洞了……虽然在登山教材上有学习过,不过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实际操作挖雪洞避难所,我还曾经翻译过一篇挖雪洞的文章,老独说他也是第一次,对于我们的处女作。我们还是很满意的。当天空渐渐黑下来的时候,我们躺在雪洞里抽着烟,很节约地啜吸着登山水壶中不太多的热水。

 

                 我们在洞里抽烟,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表现无遗

 

外面开始刮起风来,雪花飞舞。前几天那皎洁的月光再也看不见了。看来这个山峰不愿意有人能轻易站在她的头上啊。检视食品:我们两人一共有2袋体动力、两块压缩饼干、一袋普通饼干、一小袋的葡萄干、以及大约一壶半的水。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有4包香烟,这个很重要,哈哈。我不太愿意脱下高山靴,因为没带雪套,BATURA的斜拉链要把冲锋裤扎在里面很难拉上,下了冰爪就这样钻进了睡袋,老独开始也这样做,但一会就觉得脚发凉,于是脱掉了高山靴,原来得到的消息是此次攀登有某攀登用品商赞助,所以我没有把冲锋衣裤等防水的外套带过来,等到了西宁才知道并没有什么赞助,老独是穿着软壳在攀登,今天的深雪已经让他连内裤都湿透了,捂着睡袋,靠体温来把湿了的裤子烤干,我穿了王石在希峰送一条冲锋裤,但情况好像也好不了多少,一会功夫,就看睡袋开始往外冒着白烟。雪洞里比帐篷里感觉还要暖和一些,只是一挨蹭到洞壁,就会弄下许多的雪,到晚上,睡袋表面已经结冰了。

在雪洞避难所中

                                      我们挖的雪洞

 

2009106日清晨,醒来发现天气并没有变好的意思,风更大了,雪花大片大片地飞舞,检视了下用来堵门口的背包上的积雪,发现下的雪量并不大,应该还不至于引起我们要攀登的这条线路上发生雪崩,当时在资料上决定规划这条线路的时候,就是出于避免雪崩的考虑,选择了条最陡峭的线路,这样上面没有什么积雪,发生雪崩的可能就最小。

从雪洞避难所钻出来,才发觉气温降得更低了,外面很冷,简单地吃了几块饼干后,老独观察了下线路,决定继续按原来的攀登路线攀登,我也表示同意.在深雪中痛苦挣扎一番后,我们到达了那条裂缝,在我们的上方,有块裸露出来的黑色山体,上面就可以看到裸露的冰了,当老独打下第一个冰锥后,心里很高兴,呵呵,终于不用再在深雪里“游泳”了。向上攀登了3个绳距后,才和昨天我们打算去藏身的冰洞在一个水平高度,我们俩相对大笑:还好昨天晚上没坚持去那个冰洞,否则不知道要半夜几点才能到呢。

在这段冰壁上先锋很累,不是因为自己的技术或是说冰壁有多难,老独认为这个冰壁的难度最多才3(我认为应该有4的,主要是考虑线路长度),而是带来的冰锥都非常难用,我带了6PETZL的冰锥W冰好使,但对付A冰觉得好难打。老独根本无法把它旋入冰中,最多打入一半,就再也无法旋动了,后来的办法是:轻松地打下一只带摇把的BD冰锥(唯一的一只),把自己确保后,然后再打入一只PETZL的冰锥(腾出手来用冰镐做把手把它旋入,仍然需要很大力气),然后再取回那只BD冰锥。这样做效率就非常低,大多路段60米的绳距,老独大约只打了3个冰锥。因为打冰锥太费劲了。在这个冰壁上,并不是如我们冬季攀登冰瀑布那样是质量非常好的冰壁,而大多地方都覆盖着积雪,打冰锥前需要用铲头清理掉表面的积雪,才能稳固地打下冰锥。

华仔

                              西壁攀登,老独坐吊在保护站,我跟攀

 我们每人两根雪锥,五根冰锥。全部是老独先锋我保护,然后他保护我上来。爬了差不多十个绳距。一切都是流水作业,很流畅。中间几次流雪差不多把我埋了起来,但我们一点都不惊,看着雪流下来,然后弄开。流雪象松软的砂糖一样,从我身旁沙沙地流淌下去,落到脚下几百米的悬崖下去了,当我们下山后经过这的时候,才发现流雪的规模不小,因为我们当时处的位置已经比较高,流雪一路上携带更多的雪冲向山下,在下面看一定很壮观。

左边冰壁上有冰崩,幸亏我们没有选择从那边上。操作都是严谨的,在我们两人的世界里,除了攀爬,没有其它。天气很坏,我们停不下来,一停下来就冷。

在一天的攀登中,风夹杂着雪花一直刮着,在一次次地结组攀登中,由于没有食物的补充,大家都觉得很饥饿。咀嚼着那葡萄干,却经常引起胃部的痉挛,一阵干呕又吐了出来。我们不停地相互鼓励着,老独经常说的话是:华仔加油!我已经可以看到什么什么了,离山脊不远啦,再坚持一个绳组就到啦!!

夜色慢慢地暗了下来,就算白天的时候我经常也无法看清上方,这个大墙好像没有尽头一样延伸进上方的雾中,下方也无法看清,周围也是一片白,除了能看清楚自己,结组绳,其余全是白色,这样的环境呆久了,人就会产生空间错觉,仿佛天地间只有我们,其他什么都没有了,我们悬浮在一个白色的世界里,我摘掉自己的眼镜,希望能分辨出我所依附的雪坡以及周围的地形,可一切都是徒劳的。

越往上攀登,翻过中间凸起的陡峭地形后坡度开始变缓一些了,但浮雪也就更多了,保护站只能用雪锥来做了。在雪雾被风吹开的一个空隙里,老独说看到了上方的一条裂缝,在资料准备中它是整个冰壁的结束,上面就是连接主峰和T1的冰雪山脊了,也就是说,我们距离山脊不远了!等我爬到保护站的时候,老独告诉我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抬头看了看,哪儿有裂缝啊?! 裂缝又消失在雪雾中。

又往上爬了两个绳距离,终于跨过了裂缝,此时天空已经完全黑了,天气又恶劣,黑暗中只能看到彼此的头灯的灯光。气温更低了,一停下来就冻得瑟瑟发抖.我提议挖雪洞休息了,明天再继续攀登,我说我们上去了还是要过夜啊,我们找个地方挖个洞休息吧。如果上面没挖洞的地方,上面风更大,我们不惨了?而且我的体能储备显然不如老独,在平时上班的时候我每天是要睡午觉的.
又往上攀登了一个绳距后,山脊垭口已经清晰地出现在视野中,上方地形更缓了,这样的地形挖雪洞应该不至于引起雪崩了,于是我们开始挖雪洞,头灯下对方的鼻子和脸底下都结冰了.巨大的体力消耗,没有食物的补充,又冷又饿,当两个土拨鼠一样的家伙钻进自己刨出的雪洞。,已经凌晨2点半了。今天的状况比昨天还要惨,从背包里拿出的睡袋昨天晚上已经被打湿了,没办法勉强套在身上,聊胜于无,更糟糕的是,风是从西面吹过来的,正对着我们挖的避难所的门口。背包无法完全地堵住整个雪洞的门口,雪洞内一样是雪花飞舞。已经懒得去想办法处理了,因为身上、睡袋什么的都早已结冰了,再多点雪也不在乎了。水壶里也没水了,仅倒出几滴,够润润嘴唇而已,食物还有点饼干,可这样干渴,怎么吃得下去。两人躺在冰冷的雪洞里,有气无力地述说着下山后要吃什么:老独说要吃牛肉,很多的牛肉,还有水果还有……我说我想喝可乐。越说越觉得肚子饿得难受.

 睡下的时候我们还是开心,从海拔高度上看,我们离主山脊真的不远了,我想我们已完成了西壁直上的线路。他说取个名吧,我们讨论了一下,十几个绳距,怎么爬也要跨一天,我们晚上也在爬,他说叫暗夜之墙吧。我们两人对登顶好象兴趣都不是很大了,认为完成这条线路就可以了,如果顺便去登下顶也可以,这是我们真实的想法。我说睡前我们抽支烟吧,今天一天忙着爬,烟都忘抽了。为了防一个人吃独食,我们一个人身上放火机,一个人身上放烟。烟我们是充足的,还有三包。太累了,话没说完,火机和烟还没拿出来,我们两个人就睡着了。半夜醒来,发现我和他和头灯都还开着就睡着了.经过几小时的休整,我们的精神好了很多,我觉得体力得到了恢复.

 

要看大本营方向,左边是T1的西南山脊,右边是T6

                                         老独在雪洞中

2009107日,在寒风中被冻醒,外面的天气好像更恶劣了,风比前两天还要大,虽然肚子依然很饿,但还是把昨天晚上忘了的烟给抽了,我从口袋里摸到一块大约香烟屁股大小的巧克力,分成两半,一人一半吃了。从洞壁上掰下些雪块,含在嘴里让它慢慢融化,然后吞进去,以补充水分。

                                         第二个雪洞

整理好装备后开始了新一天的攀登,在爬第一个绳距的时候,老独感觉自己的手指和脚趾钻心地疼痛,仿佛有无数小锥子在刺一样,这是冻伤的前兆。飞快地完成第一个绳组后,打下保护站,然后回头冲我大喊:我手冻伤了,现在无法保护,等待!!!我回答说,我也有同样感觉。除掉已经结冰的手套,解开羽绒服和内衣,把双手交叉着插到自己的胳肢窝下,脚就不停地踢着并活动脚趾。过了一会,疼痛感才慢慢地减弱了,手也慢慢地恢复了知觉。剩下的两个绳距,是我先锋领攀,很快,我们站立在了平坦的山脊上。

西壁攀登到顶了,坡度平缓起来

                                      就要翻上主山脊了

 

山脊上的风更加的凌厉,山脊的东面是雪檐,如果昨天晚上继续攀登两个绳距上来的话,我们连个挖雪洞避难所的地方都不好找,在山脊上吹一晚上,不被冻死也会冻残的。看着雪雾被风吹着沿我们攀登的西壁翻过山脊。周围一切任然笼罩在迷雾中,在雪雾空隙中我们看到我们所标注的T1山峰就在我们旁边,异常的美丽。

西壁到顶

                                                T1

 

到此,我们已经完成了西壁的攀登,可我们连相互祝贺的精力都没有了,把攀登绳调整为短结组后,我们合计着:先找到下山的路,我们原计划下山是从西北山脊下山,要经过主峰,到时候顺便登顶就是了,如果条件不允许,那就不登顶了,保存体力下山。在来以前做的功课以及Google Earth 三维地图上看的话,这条山脊背面应该是比较平坦的冰川,我们原来计划绕过面前这个小雪包,虽然它才大约10来米高差,不想再浪费一点点体力了。但实际情况却不是Google 模拟的那样,山脊东侧都是雪檐无法绕行的,等再转回我们攀登上山脊的点的时候,大雪雾已经让我们无法判断方向了;刚上来的时候还能偶尔看到T1,知道背对着它走就是去主峰和西北山脊的方向,而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方向了。我用GPS辨明方向后,在前面开路,我们老老实实地沿着山脊向西北山脊走去。大雪雾已经让我无法辨别方向了,忽然在雪雾缝隙里看到一个山头,老独问我,那个是主峰吗?怎么那么遥远?我记得地图上看的话从我们攀登上山脊的点到主峰很近的啊,我笑到:老独你晕了,那是你自己标注的T6

T1的西南山脊,从西壁切西南山脊上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主山脊

大约是岗则吾结也被我们的坚韧所感动,行走了一会后,就在我们面前,雪雾散开了,把主峰清晰地展现给了我们。从山脊上主峰,不过是一个小包而已了,我在前面开着路,两人不时停下来爆发一阵干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了,我们除了前天的早餐,我们几乎三天没吃过什么东西了。当我们站在了山顶上,由于担心东侧是雪檐,我们没有站到那个所谓的最高点上,而是相距了35米,以保证安全。

               山脊上,气候恶劣

                                         主峰

到了顶峰,和之前打的点也重合了,顶峰是个漂亮的两层雪檐,我们没敢再往前走。心中对比了下中日登山队的登顶照,背景是T3 T7。测了下海拔,5817M,这趟算是完美了。从这个山峰被首次登顶的半个世纪后,我们再次从一条全新的线路站在了峰顶。

 

主峰

                                  在主峰顶

                                

                                      

我们还需要下山。

从登上顶峰那刻起,太阳就出来了,风也不刮了,我想岗则吾结算是接纳我们了。

                       

 

顶峰,背景中最高的为T1

 

                                       西北山脊下山

结组下山,我的左踝开始痛,没法侧踢,只好用后齿。老独在上面保护我。到了西北山脊。我要求用锚点下降,用掉了两根雪锥。我的体能储备显然没有老独好,他是倒攀下来的。中间我掉了一次冰缝,老独保护住了我。在雪坡上我有一次滑坠,还好制动住了,体力不足的时候动作开始变形。但我们在天黑前下来了。天黑的时候,看到了袁伟的头灯闪烁。

从主峰往西北山脊行进,准备下撤

                                            下山的脚印

袁伟带来了一壶水,开水,我们没等凉就拼命的喝,今天一天我和老独都是在吃雪。

回到本营,袁伟做东西米糊我们吃,我和老独就是拼命喝水。

老袁讲李锐他们出去弄油,是从另一条我们想进来没进的路出去的,结果车陷了,在车里呆了一夜,出去后他们又从肃北那条线杀了进来。他们给我们仨留了台车,让我们从肃北出去。

第八天,我们下山开始找车。晚上大雪,我们在车上过了一夜,也在车上聊了好久。开始计划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山峰。讨论了我们线路的名字,我们叫它暗夜迷墙。整条线路长约600米,平均难度AI3。

                                   

 

第九天,我们回程,那辆老爷车总是出问题,在离敦煌四十公里的地方,我们的车彻底歇菜了。

 

从肃北出去的轨迹

感谢我的生死搭档李勇,感谢队友袁纬,我想通过这次磨合我们三人都有了很好的了解,我们肯定还会有更好的攀登.感谢那些支持和关心我们的朋友。我还需要精进自已的技术。

 

爬什么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谁一起爬!

                                      

                                             我和老独

                                  

                                

华仔和大熊

                                             我和袁纬

                                      

                                        

 

分享到:
  最后修改于 2009-10-18    阅读(?)评论(0)
该日志已被搜狐博客录用:http://blog.sohu.com/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