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年龄:8年0个月
访问:?
文章:159篇

个人描述

攀登使得我们更加认清生命中那些本质的要素。在所有攀登所传载的人类价值中,生是最高的价值。死亡永远都是失败!死亡不能被奖励,至多是吊唁。

暗夜迷墙(一)

2009-10-18 10:19 阅读(?)评论(0)

    

                                         暗夜迷墙
                             ________2009岗则吾结(团结峰)西壁攀登报告

                                        <<户外探险>>约稿  文图/华仔 独步苍茫

     

                        岗则吾结西壁线路,线路长度 600M,线路难度AI3     

                             

     2009年10月1日至9日,独步苍茫(李勇),华仔(黄宗华),贡宝才丹(袁伟),三人攀登了祈连山脉的最高峰岗则吾结(Kangze'gyai).
 岗则吾结峰又叫宰吾结勒,海拔5808米(目前有海拔5808米、5826米,5937米等数据,本次攀登活动测得数据为5817米),位于青海省海西自治州天峻县哈拉湖北侧。该山峰地处青藏高原,疏勒南山东南段,是祁连山脉最高峰,该山峰位于疏勒南山东南段,北纬38°30′与东经97°43′处,为疏勒河上游谷地与哈拉湖盆地两内流水系分水岭的最高点。地表为冰雪广泛覆盖,雪线位置高达4400米以上,有较大面积的现代冰川。
 很多人都知道青海第一大湖是青海湖,但是对位于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北部祁连山脉疏勒南山的哈拉湖知之甚少,哈拉湖区周围的崇山峻岭是祁连山脉的最高山结——湖区北部海拨5808米的团结峰是祁连山脉最高峰。在当代户外运动勃兴的时节,曾经英雄的祁连山一定拥有触及心灵的伤痕纪录。“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汉代匈奴的叹息总会衬出潺水饮马、花香草翠的幻影,也会想起苍凉无垠却充满诗意的花海子、鱼儿红等地名。当挖沙淘金、盗杀猎捕疯狂戕害脆弱植被的时候,祁连山,你的颜色是否依旧?当户外足迹触摸到西藏南北、天山东西的时候,一种预感隐隐出现:祁连山,一片被户外忽略或遗忘的土地。

     

                                          哈拉湖和岗结吾结峰


哈拉湖区周围方圆百多公里内属于无人区,高寒缺氧,人迹罕至。当地牧民称其为“黑海”,关于哈拉湖的地质地理资料缺乏,除了一些基本地理资料外,哈拉湖几无资料可言。瑞典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在《我的探险生涯》中写道:“十月的最后一天,我们在哈拉湖岸边宿营,那里有无数熊迹”。
攀登历史
由于地处偏远,因进山路线长,后勤补给困难,攀登技术存在一定难度,所以这么多年来有据可查的攀登只有三次:
1.1958年9月I4日、15日,中国登山队分两批登上青海境内祁连山脉海拔6305米的疏勒山主峰。14日:许竞(队长)、崔之久、栾学富,15曰:王凤祥、万迪、文建国、王喜茂、马文朴、申芝清、沈杰、张祥、赵诗信、黄万辉。登山队将该峰命名为团结峰,后高度修正为5808米(资料来源:中国登山运动史,祁连山山脉山峰冰川图1993年8月第一版)。

2.1999年8月,中日联合登山队,日方队员8名,中方7名,加上其它人员总共35名用了半个月从岗纳楼冰川上去围攻岗则吾结,当时他们把它当作是处女峰,最后三名日方一名中方队员登顶.(山名は中国甘粛省の未踏峰で崗則吾結峰(カンツァーウーチェ峰)5808M。日本側隊員8名、中国側隊員7名、及び運転手、コック、警察宮等の中国側スッタフ約20名の総勢35名程の部隊である。资料来源:日本山岳同好会岗则吾结峰登山报告)。

3.2008年5月,KAILAS祁连山团结峰登山队在报告中宣称登顶团结峰西南卫峰(时测海拔5506)。

攀登线路的选择

去年KAILAS队出来后发出来一些照片,那张西壁的照片深深吸引了我,据老独讲他也是被这张照片吸引上钩的。去年十月由于备战希夏邦马,加上上半年登珠峰,所以只是在GE上看看这个山峰,想象着攀登路线。
但马德民和袁伟没有忘记这座山峰,9月重提此事。老独这时估计也被袁伟勾得心动。我当时在巴基斯坦,于是在网上开始讨论线路的可行性。事情一下子变成明朗起来,我把我找的一些资料拿出来和马德民,老独讨论,确定了西壁直上的方案,并把西北山脊路线做为备选。后来我们的备选方案成了下山方案。这时候的讨论和装备清点都是在网上完成的。斋月一完,我马上买机票回国在家里把装备一收直奔西宁。老马有事来不了了,只有我们三个人了。

 

进山路线的选择
我们做了分工,袁伟负责进山和后勤,我和老独负责攀登。一切都按预期在发展。这座山进山非常难,袁伟曾三次试图进去,但都没到达哈拉湖边。我和老独先期到达西宁,晚上吃饭的时候开始担心我们摸不到山脚下,我们认为到了山脚下就成功了一半。开始戏言如果到不了山脚下我和老独拿冰镐刨坑把袁伟埋了。
袁伟很辛苦,半夜才赶到,两台车,一台大切,还有一台老现代四驱,当然,做为越野的人对我们两台车马上流出神态,这两台车进去不了。戏说等我们打电话他们进去救援。
袁伟尽了最大努力找了很多人找进山的资料,视频,照片,但唯一有一个点,从阳康出来36。5公里的分岔点的坐标没有弄到。
由于一年多过去了,从阳康到苏里在修路,那个分岔点我们怎么也找不到,再开下去要到苏里了,在一个峡谷我们开始转弯,那里有车辗印。


那个山谷越进越深,我们是一会开心一会失望,前路是未知的,但从GPS上看我们离湖是越来越近,只是不知如何翻越横亘在前面的那么多座大山。


天黑了,我们找了个羊圈开始扎营。晚饭过后焦虑的心情开始爆发,发生了些争吵。但抱怨很快完结。第二天我们继续找路。老独爬上一个山顶发现我们再走下去会离湖越来越远。于是我们原路返回。我有些不甘心,反复游说从宿营点的另一条峡谷闯进去,当然搬出了好多理由,于是车队继续进发。路是越走越窄,河水是越来越湍急。


又到了一个峡谷的分岔点。我们分别下车找路,我顺着一条峡谷步行了一公里,袁伟进了另一条峡谷。等我返回的时候老独在等我,说跟着袁纬进。路越来越难走。现代车已换了个胎,如果再坏一个我们就困死在里面了。我讲了我探路的情况,最后车队返回走我说的那条峡谷。一路都是焦虑,一路都是未知。开始讨论原路返回,回到大路上去,那又要花掉一天时间。凭借GPS地形图我们选了条峡谷冲了出去,并做了最后的打算,如果这条峡谷到底没有出路,我们无条件返回。

                                          翻山越岭两天的轨迹


终于出来了,两台车开始行驶在山岗上,所有人的心情这时候都是舒畅的。当天我们在湖东岸的高原上扎营。并开始讨论怎么沿岸到达山脚。


第三天早上我们出发了,决定从东往南再往西到达山脚。一整天都是开心的,我们开始想我们的攀登,我们已看到哈拉湖,看到岗则吾结。路况比想象的要好,经历了两天的线路比现在的路比起来是天上地下,我们戏称我们上了高速公路,我无意开了句玩笑,说我们带了那么多工兵锹,还没用上,没挖过车呢。
乐极往往要生悲,到达西岸时,我们太放松了,车陷了,另一辆车来救,也陷了。真的开始挖车了,一直挖到晚上十点,弄了一台车出来,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我们的油只够一台车出去了。隔壁开始讨论取消登山的计划。因为老独的经验,他们想要老独一起出去运油进来,这需要花掉两天的时间。
当晚湖边扎营,我和老独一个帐篷,那天月亮很大,满天的星,我们打开门帘,看着岗则吾结,近在咫尺也许我们就要打道回府了。有些不甘心,很有些不甘心。隔壁在争吵,一切取决于另一台车明天挖不挖得出来,要不然,不说登山,我们回都回不去了。
凌晨五点,男人都出来挖车,用最原始的办法,这时候土全部冻硬了。车在十点终于挖出来了。又是一阵欢欣。攀登得以继续,一台车把我们送到山脚下,其它人出去弄油。

分享到:
  最后修改于 2009-10-18    阅读(?)评论(0)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